大聯盟突破僵局制勢在必行 將考驗終結者真價值

2018棒球季註定會與過往不一樣,因為就當大聯盟高層正想盡各種方法試圖縮短比賽時間的同時,身處大聯盟體系的小聯盟,今年正悄悄的把近年於國際賽常見「突破僵局制」納入本季延長賽中。不同的是,在國際賽裡,當比賽進入到延長賽時,一開局就會有跑者分佔一、二壘,而這次在小聯盟中所運用突破僵局制,僅有一名跑者在二壘而已。雖大聯盟理事長曼菲德(Rob Manfred)至今仍沒明確表示,未來將會在大聯盟比賽中使用突破僵局制,但是一般預估發生機率不小。

 

相信不用多做解釋,突破僵局制對於許多熟悉國際賽的台灣球迷來說應該是五味雜陳,因為過去中華隊在國際賽場上曾經此制度吃盡苦頭。儘管如此,許多專家們對此新制褒貶不一。但不可否認的,觸擊短打、戰術運用與守備跑位觀念等,許多棒球基本功都可藉由此受到印證。所以說,突破僵局制何嘗不是測試兩隊實力的一記良策?

 

再者,有了突破僵局制,更可令球隊與球迷見識到球隊終結者關門功力,讓這些過去坐領高薪的終結者們證明自身實力。

 

不可否認,自從大聯盟開始對於投手分工細化後,過去一直都有所謂終結者迷思。也就是說,許多人認為近30年裡大聯盟球隊所興起終結者風潮,所謂終結者是否有如同其經紀人所說的有力拔山河般實力,還是這些僅在球隊領先時於最後一局打卡上班的投手,在經紀人舌燦蓮花之下所衍生的產物。

曾有一派說法認為,球隊終結者之所以能夠坐領高薪,是因為他能夠於最後一個半局順利終結比賽,並且守護住球隊勝利。這一直是過去大聯盟球隊思維,因此也孕育出不少著名守護神,而這些守護神的身價,也因為球隊對於該位置的重視而水漲船高。2018年最高薪救援投手是洋基隊火球查普曼(Aroldis Chapman),其年薪為2000萬美金,而他就是為洋基把守最後一局任務投手。

 

但也有另一派說法表示,球的終結者雖然是在比數在領先3分內上場鎖住勝利,可是當他上場投最後一局的時候,壘上並沒有任何跑者,球隊當下並沒有陷入失分的危機,因此充其量的所謂的守護神僅是當球隊領先時把最後一個半局給消化的投手,所以其功能性乃是言過其實。如果以功能性作為薪資基準的話,能在球隊陷入失分危機並最能解決危機的投手,應該才是最值得坐領高薪的球員。此番理論近期開始在大聯盟內漸漸發酵,而印地安人隊的牛棚投手米勒(Andrew Miller)就是最好的例子。

 

米勒雖沒有球隊終結者的華麗頭銜,但是其實力乃是有目共睹,每當印地安人出現失分危機時,米勒必定是印地安人教練團推上火線的不二人選。一般認為,依照印地安人倚賴米勒的程度,其身價可不僅900萬美金而已。

話說回來,突破僵局制未來是否會在大聯盟中比賽出現,目前還不得而知。不過,按照目前媒體揣測,為了增加比賽可看性與縮短比賽時間,突破僵局制將被執行機率十分的高。雖很多專家都認為突破僵局制乃是邪魔歪道,偏離了棒球比賽本質。可是,在此認為,棒球如果想要和其他運動競爭,制度上進化是勢在必行,而突破僵局制近年來在國際賽上已經行使多年,也都得到一定成效。所以,如果未來大聯盟實施突破僵局制,球隊的基本功將會受到更嚴厲檢視,而且球團守護神功力也將會受到進一步驗證,這對過去被人貼上乏味標籤棒球比賽來說,何嘗不是一帖增加刺激感良藥?